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投我以桃

我来摸鱼。

《《桃花妖中心

[01]

  自己可能论文写得太多,幻觉都出现了。津久端着一杯水,站在后院的门廊上。神情麻木的看着院子。

  院子里的欣欣开放满目绚烂的桃花树,花枝探出墙外,枝干修长美好,纤细如同少女的手指。树身线条流丽,弯曲扭转得顺畅自然,向着墙倾斜延展,仿佛一位少女踮脚张望高墙外未知有趣的世界。

  津久甚至能想象到那位女孩纤细轻盈的体态,因踮脚而绷直的小腿和努力舒展的、花梗般的脊背。她甚至能感受到女孩那种欢悦、好奇、惊喜又胆怯的情态。

  毫无疑问,这株桃树是件自然的艺术品,充满天然的情趣与雅致。哪怕只有纤细的一株,也足以成为偌大的后院中的焦点。

  津久在下午搬回这栋老屋时,就对这棵桃树喜爱不已。还亲自去提了水来浇灌。

  下午的桃树,却是劲瘦、挺拔,树枝四向舒展,乖乖被笼罩在院子内,一枝一花都没有越过墙的界限。

  和现在这株半棵树都要探出墙外的桃树一点关系都没有。

  津久木着脸盯了半晌,说:“作为一个妖怪,好歹你伪装得好一些吧,下午时你可不是长这样的。”

  桃树的枝桠无风自动,树身慢慢的自己直了回来。

  “卧槽你怎么真的是妖怪啊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啊!!”津久的水杯啪的一声,摔碎在脚边。

[02]

  津久搬个小板凳坐在桃树面前,目光严肃而深沉:“诶,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桃树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个小姑娘,小姑娘啧了一声,“我从这间宅子建成时就在这里,所以应该是我问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好吧。”

  “……”

  ……

  在和桃花妖絮絮叨叨你来我往的问了许久,津久终于明白了个大概。

  桃花妖其实是几百年前活在平安京的妖怪,曾经侍奉津久的先祖安倍晴明,是晴明的式神。在一次战斗中受到濒死的重伤,被迫回到当时阴阳寮中的原身桃树中沉睡。

  谁知一觉醒来,却已是百年之后。

  在这几百年里,桃花妖的树身不断被安倍的后人随着安倍家的搬迁所移动。自然最后挪到了现在的祖屋。

桃树枝桠微微颤动,一树繁花纷纷落了一地。如雨如雪。

  “我不过是睡了一觉,就像很多次普通的休息一样。醒来时仍然还是平安时代,莺歌燕舞,式神在寮中庭院里胡闹,阿爸坐在树下写字。”

  “那时还是我熟悉的平安京。”

  又谁知,一睁一闭间,原来过去了这么多年。物是人非,光景不再。

  津久想象中的小姑娘形象沮丧又委屈,像是失去了家的孩子,无助的坐在枝桠上。

  津久突然有点同情桃花妖。睡了一觉起来发现全家都不见还身处陌生的地方,肯定是震惊又慌张。

  “好嘛,那你现在醒了,可以先在院子里待着。找时间再去找你曾经的式神同伴。”

  桃花妖支支吾吾地答应了,声音听起来有些尴尬和羞怯,“唔……这么久才问真是不好意思……你的名字,是什么?”

  “……神乐。”津久好像被什么力量推着,鬼使神差的告诉她自己改名前的曾用名。

  “姓氏是什么?源吗?”

  “不是,我姓土御门啦。”津久说。

[03]

  事实证明桃花妖其实并不是个省心的小天使。

  刚见到这个新奇的时代的她好奇得很,天天把树枝探进津久二楼起居室的窗户,打开电视看得不亦乐乎。对化妆品广告兴趣非常。

  看来不论那个时代的女人,爱好都没差。津久的钱包都几乎被压榨空了。桃花妖什么都想看一看摸一摸用一用。

  甚至尝一尝。

  “你没有嘴你怎么吃啊?”津久提着提拉米苏站在桃树下。

  “烧香供给我就可以,你没有祭拜过神明么?”

  “……哦。”津久在桃树下放了个神案,放了线香,供奉上提拉米苏和马卡龙。

  “没有大福好吃。”桃花妖评价。

  ……

  津久在第八次被桃花妖拿树枝从后院直接砸房间窗户吵醒后,开始思考自己当时的同情是不是由于脑子里进了水。

  “你不是妖怪吗,你倒是自己化成人形出去找啊!”津久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拉开窗,像楼下的桃花树大声喊。

  “我还没有修养好,化不了人形。”桃花妖回答,“所以,快点起床去帮我找同伴吧。”

  最开始桃花让津久出门帮她找妖的时候津久是拒绝的

  “我是个人!人类明白吗?”津久指着自己,“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灵长类,我怎么去找妖怪。”

  “你身上有我的妖气,如果我的同伴发现了就会自己来找你的。”

  于是土御门津久就开始了每天论文都不写,起早贪黑地被桃花扔出去瞎晃浪的生活。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仿佛幽魂索命。

  “不出去走我同伴怎么发现你?”桃花妖振振有词。

……

  津久一脸死相的蹲在玄关系鞋带时,突然想一件事,冲到后院好奇地问桃花妖:

  “你不是没修养好吗,那你怎么会醒来?”

  “……你刚来那天浇水太多,呛醒了。”

  哦。我的错。津久想。我放出了这么个祸害来折腾自己。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