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狗崽】生在一个另类的非寮是什么感受[中]

我没有姑姑,也没有小黑,更没有天狗,鬼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我爱小奶狗,

虽然我并没有他。

五、

妖狐闲适的坐在小几旁,伸手给自己沏了一杯茶。脸上笑得特别假。

  小天狗坐在妖狐对面,懵懵懂懂的,倒是坐得很端正认真。

  当妖狐把那皮笑肉不笑但依然好看的脸转向我时,我打了个哆嗦,不得不收起自己一副装聋作哑的模样。

  “咳,崽,你换个脸。看着老大不舒服。”

  想用伞抽到他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种不舒服。

  我忧愁的看了一眼还沉浸在对这个阴阳寮的好奇中的小天狗。他正在偷偷用余光打量这个全新的环境。

  我基友把小天狗往我寮里放得倒是轻松,自个带着雪女爽快走人。

  留下还在迷茫地扑扇着小翅膀的小天狗和同样懵逼的我对视。

  我揉着眉心,在心底把没心没肺的基友千刀万剐一万遍后,还是屈服于小奶狗圆圆软软的“劳烦阴阳师大人了。”,十分没骨气的考虑起小天狗的去处。

  这给谁带呢?椒图?太忙。桃花?没空。萤草?沉迷输出。

  排除了一众暴力辅助后,再三考虑权衡之下,我做出了目前最恰当的选择。

  “妖狐,你且带他这几日。”

  妖狐微微眯起那双鎏金的眸子盯着我,笑容意味不明,“阿妈,这寮里的小姐姐们,哪一个不更比小生靠谱?何苦让小生来带……”

  “可是小姐姐都没空,她们现在以优质单体输出为目标,每天练习,立志也要成为能单挑大蛇麒麟,打得了SSR肛得了欧皇的,草爸爸那样的楷模。”

  说真的……我院子这个月已经翻修第三次了,每天院子里都是一群辅助在练习输出,刀枪剑影,血光四溢。

  好好做一群辅助不好吗?你知道那种看见娇美的桃花妖一把3000+伤害的恐惧吗,看见暴击2000的椒图的惊悚吗?

  小草在正中央做暴击输出的示范,一个蒲公英下去,我的门!我的墙!我的——!

  不说了,说多都是泪。

  我的式神可能投了假胎。

……

  “崽,你说这都是一群小姑娘,倒也不好说什么。她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毕竟哪一个不是我闺女呢?”

  “小生也沉迷输出,为什么只来让小生抽时间来带?”

  “因为你是男狐狸,不能惯着养。”而且你沉迷输出……撑死顶多是个三突子。

  “阿妈,你这是性别歧视。”妖狐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我无视了我的独苗的抗议,直接把小天狗抱起来塞进他怀里,“好好带,衣食住行全交给你了。不许疏忽。”

  小天狗猛的被塞进一个陌生的怀抱,下意识揪住妖狐的衣襟,仰起小脸看他,声音怯怯的,清澈软糯:

  “妖……妖狐?”

  妖狐也低下头,趁我不注意,对小天狗扯出了一个咬牙切齿的笑容。

六、

  我可能养了一个假的输出独苗。[冷漠]

  隔壁大佬又双叒叕被我的崽抢火突两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把妖狐切了普攻。我要把这个不孝子活剥做成围脖!!

  终于大佬的妖刀姬抢到鬼火刷刷两下揍翻石距,我等着大佬走远后,抓着妖狐咬牙切齿的问他:

  “崽,今天新衣服给你换了,御魂也给你升了级,小姐姐也站你旁边。给我个你突两下的理由。”

  “因为隔壁夜叉只突一下。”

  ……放屁!我们打的是石距,人家的技能让他只能突一下!

  蹭经验的小天狗合着手乖乖站在妖狐旁边,眉眼低垂,不声不响。

  孩子总该是敏感的,小天狗就清晰的感觉到妖狐对他的冷淡,甚至对带他升级这件事的不满。

  小天狗有点委屈的扇了扇小黑翅膀,  他是做出了什么惹妖狐不高兴吗?我基友召唤出他时的兴奋和我对他的关注,都证明他并不是个弱小讨人嫌的妖怪,而且他才刚见妖狐不久。为什么妖狐却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呢?

  小天狗垂着小脑袋。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好才叫妖狐不喜他。想起我基友送他来前嘱咐他要好好和我寮式神相处的话,更是委屈得翅膀都伸不开了。

  ……

在回寮的路上,我一如既往地抱着一堆加防御生命的御魂走在最前面。妖狐跟在我一步之远的地方,风度翩翩的和路边的小姐姐搭话。

  而小天狗抱含着委屈和一腔对阿妈的愧疚之情,慢慢地走在最后面。妖狐回头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个恹恹的小家伙,踩着小木屐闷闷地低头走路。

  妖狐忽然来了点兴味,悄无声息的在前边停下。好笑看着才到他膝盖的小天狗低头不看路,啪的撞上妖狐的小腿。小家伙软乎乎的小身子被撞得往后退了几步,小翅膀惊慌的扑棱着。
 
  小天狗茫然又有些慌张的仰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明所以地看着妖狐。

  妖狐以折扇抵唇而笑,一双桃花眼弯如新月,“怎么了小天狗,可是心情不好?”

  “……”

  妖狐突然兴致大发,暗搓搓的起了个想法,他弯下腰微抚过小天狗奶金的细软发丝,递给奶狗一个五星暴击针女。

  “可要给小生收好了,千万别让阿妈知晓了去,”妖狐调笑,“要是被她知道小生拿了她出的第一个暴击针女,还不把小生吊到树上去。”
 
  看着小天狗抿着嘴小心地把御魂收好,妖狐才心情大好的直起身来准备继续撩妹,刚刚不过是随手逗了逗这小孩,当做是掉头就忘的玩笑。突然听见一句细细的、几不可闻的道谢飘出来:

  “……多谢。”

……

  当多年以后,我知道这个小狐狸崽子把我出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暴击针女给出去后……

  我要挠秃这个小崽子!

七、

  我端着茶和桃花妖等坐在屋里,庭院里恰是大好春光,草木蒸腾出温热的雾气,刚开的花,湿软的土。春日里蓬勃的朝气,引领着那些旺盛的小生命,慢慢慢慢的,冲破了初春的末雪,在湿润的大地上探出头来。

  何其大好的温暖春色,前几日赶着把近日的事弄了个干净,便偷了个空和桃花樱花等品茶赏春。

  妖狐也因着那几天,日日被我拖去刷觉醒材料,出了觉醒塔还顺路去一趟御魂塔给八歧大蛇两巴掌。生生被累得尾巴都晃不动了。

  他恹恹的塌着雪白的狐耳,有气无力的从觉醒塔出来。面色发白,哀怨的看我。
 
  “阿妈,小生可是打得扇子都快甩飞了……”

  “崽啊,”我叹口气,踮起脚揉揉他的两耳间的发顶,安慰他,“不是阿妈想打,是没有加成掉的材料少得可怜,几场下来不见一个中级,偏生大天狗觉醒要的又多……先委屈你,再打两天”

  “小生是个单体输出啊,一个一个小麒麟的突又累又慢。所以阿妈你能换个群攻吗?给小生我换换班,打得也快些。”

  这次换我哀怨的看着我的崽:“阿妈哪里来的群体输出啊……阿妈就你一个输出,平常上战场都是你那些辅助系的姐妹们,打人全靠普攻。”

  “阿妈你何不召来只姑获鸟,养这么两三日,多喂达摩也可到四星了。”

  我微笑着看他,“说啥呢,抽出个姑获鸟?我做梦。”

  AOE是我能抽出来的吗?

……

  听见远远有木屐踢踢踏踏踩在木板上的声音,妖狐和小天狗从走廊拐角处走出,光影落在他们脸上。

  妖狐在我旁边坐下,樱花给他沏了茶。小天狗好像也打算跟着妖狐,在他旁边落座。我招手让小天狗坐到我对面去。

  “大天狗大人,阿妈可是给你准备了东西了。”椒图和她的贝壳就在小天狗旁边,漂亮的小美人鱼温温软软的笑着告诉小天狗。

  我拿出一个木匣子,递给小天狗。奶狗抱着匣子打开它,里面满满的全是觉醒材料。

  “这是……”

  “是你的觉醒材料。”

  因为我估摸着我基友级别不高,打不了高级材料,所以这几日刷的觉醒都是给小天狗的。

  包括在御魂塔,也是给小天狗刷御魂,好叫我基友回去可以扮猪吃老虎。

  金光闪闪的五星御魂被妖狐掂在手上细细的打量赏玩,最后挑出属性比较好的,含笑给小天狗挂上。小天狗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妖狐优雅的探过身来,细白修长的手指将御魂妥帖地为他佩好。

  我收好妖狐挑剩下的御魂,打心眼里谴责狐狸崽这种心情好就逗两下,心情差就懒得理人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偏偏妖狐本性就是风流放纵,受不得束缚,一切都按心情来行事。天生的负心汉。

  我也管不着他,只能督促着他要他对小天狗好些。带孩子就要带出个样子来嘛!

  倒是他对小天狗的好,被那寡言的孩子记在心里,一时间对妖狐亲近了不少。

 

评论(1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