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狗崽】生在一个另类的非寮是什么感受[上]

狗崽,年下。
是的,我没有输出,一个都没有。
我怎么打的?用草爸爸和鲤鱼精啊!草爸爸一挑五呢!

一、

  我召唤出妖狐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抱着他嚎啕大哭,“我有输出了!输出——!!苦尽甘来啊!!”

  是的,作为一个混进黑炭里都看不出来的非洲阴阳师,我,没有任何一个输出。一路用鲤鱼精和草爸爸日天日地到了三十级[微笑]
 
  已经晋级到斗鸡能用座敷揍到对面跪的程度。每天单体刷本都萤草,群攻……没有。

  我抱着唯一一个输出,爱不释手的把小妖狐翻来覆去的看。狐狸崽子糯糯的扒着我的肩头,小爪子勾不住布料,奶声奶气的叫唤着。

  崽啊!阿妈爆肝也会养好你的!

  不就是二突嘛!怕什么!是输出就成!放心吧崽,阿妈一定会爆肝把你养得突两下都能让对面叫爸爸!

二、

  当我激动而抱着这根独苗苗冲到庭院,一院子眼巴巴的小姐姐马上全围上来,全部挨着挤着来想看看让我刚刚撕心裂肺哭出来的小团子是什么妖怪。
 
  我被挤了一个踉跄,几乎全院的式神全在这里了,蝴蝶精鲤鱼精跳跳妹妹桃花妖樱花妖雪女山兔座敷孟婆椒图清姬三尾狐等等等等。
 
  很好,今天我也没有男性式神。

  我不仅没有输出,而且一院子全是清一色的娘子军。能用高跟鞋踩得你家破人亡的那种娘子军。虽然她们都不穿高跟鞋。

  刚刚才到的妖狐,就是我寮的三代单传。[再次微笑]

  我怀里的妖狐动了动,茫然地看着一双双好奇地盯着他瞧的眼睛。姑娘们围着他,争抢着去看这一个又软又暖,嫩得能掐出水来的白团子。

  樱花妖弯腰去逗妖狐,眉眼间温柔明媚,弥漫着春日般温暖的气息。桃花妖也跟着弯下腰,明亮的瞳仁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白生生的小家伙。

  妖狐最开始的茫然过后,喜欢漂亮小姐姐的本性就出来了,软糯糯的撒娇,眼睛莹润,闹着要漂亮小姐姐抱。

  小姑娘们也笑嘻嘻的大胆的伸手来我怀里抢,又一个接一个抢着抱,一双双软白漂亮的手托着他软软嫩嫩的小屁股,一张张秀美明丽的小脸出现在妖狐的眼睛里。

  她们衣服上柔软暖甜的香气交织在一起,微甜的果香,蜂蜜的气息,丰盈而温暖,熏得妖狐晕乎乎的。一时间寮子里热闹起来了,小姑娘们吵吵嚷嚷的。

  突然山兔脆生生地喊了一声:“青行灯大人。”我看过去,我唯一一个亲闺女——SSR青行灯正坐着优雅古朴的一杆长灯缓缓而来,估计也是被吵得出了好奇心。姑娘们笑着让了道,让她也看看这小狐狸。

  我看着闺女从灯上俯下身子打量着妖狐,琢磨了一下,便大手一挥,“好了,准备准备给狐狸崽打觉醒。”

  崽啊!作为输出阿妈一定会让你棒棒的!

三、

  白团子般的妖狐崽被放进换上了最好的结界卡的结界里,等级噌蹭的往上涨,第二天带他出来已经是及我腰高的小家伙了。

  白白净净的小狐狸绕着我转着玩,在宽大的袖子下跑来跑去,然后抱着我的腰仰起脸来清清脆脆的喊阿妈。

  “诶,乖崽崽,来,阿妈给你觉醒。”

  觉醒完后我带崽上御魂本浪。打算今天不挑了八歧大蛇全家就不回寮。

……

三场下来

  针女加生命,魂五出两星。R做SR,辅助当输出。五星轮入加防御,六号破势无暴击。倒是火灵暴伤,镜姬暴击,全套地藏加攻击。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青行灯微微一抬手——

  暴击3000,暴击3000,暴击3000

  我的闺女啊这次打不错啊。我站在后面感叹。

  小崽子躲在我身后,战战兢兢地看着这群暴击辅助,虐蛇。他刚到御魂塔,就被萤草上来一个4000+的暴击给吓傻了。紧接着他就看到刚刚还香香软软,温柔活泼的小姐姐们突然武力值高到离谱,一个比一个揍得嗨。

  我也没办法啊我只有辅助式神能用啊!斗鸡都只能上鲤鱼精和跳妹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加攻击和暴击的御魂都是树妖镜姬反枕什么的。

  我有什么办法呢?把辅助全堆攻击堆成输出呗。

  这时桃花妖随手挥出一朵光华流转的粉色小花来,暴击,2800。八歧大蛇,卒。

  “阿妈,又是生命针女。”

  “算了算了,先用那套全套加攻击的反枕凑合着给狐狸崽吧。”
  
  我抱着一堆的生命针女防御破势,摸摸狐狸头,向天长叹。

  再这样下去,我要用桃花妖一挑五揍哭对面吗?

 

  四、

  数天后,在我差点把肝废了的情况下,我的输出,我的亲儿,我的独苗!——我的崽在我填鸭式喂养下终于四星满级了。

  他也不负众望的长成了一个——二突子,该少突的一点没多突。并且完美地成了一个妖狐该有的样子,一点没长歪,成天盘算着街上的温柔妩媚的小姐姐,心心念念要把人家“留在最美的模样”。

  “阿妈,你难道不觉得只有把美永远留下才是尊重美吗?”妖狐摇着扇子,这时他已经是风流放浪的俊俏才子的模样,身姿如同玉林修竹般挺拔好看,面如冠玉,嗓音清朗而微带磁性。他手指如同剔透的白玉般,指骨晶莹,轻轻搭在扇骨上,只要微微一动,一道凌厉的风刃——
 
  “就像花一样,谁不想把花开得样子永远留下呢?人类难道不也是总在想办法让花开得久一点,再久一点,最好久到……永远不会凋谢。”

  “少女就是那华美艳丽的花啊……如此的美丽,又是如此的脆弱和短暂。我这可是在帮助她们,把她们最有价值的东西永远的保留了下来……”

……

  崽,你成长的很正常阿妈很欣慰,可是阿妈不是很想要这种正常。

  当然,从小在一群暴力辅助的小姐姐中间长大的妖狐,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他从来不勾搭寮子里的小姑娘。大概是童年阴影吧,毕竟连桃花妖都能单脚用能登天的木屐踹到他重新做人呢。

  今天,我那刚成为阴阳师的基友登门拜访,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口就问我能不能帮她带式神,她级别太低了带不快。

  我爽快的答应了,并敲诈了一顿饭。好奇的问她有什么式神是要这么急着升级。

  哦,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式神好像在式神分类的级别里比较高,想让他长快点别跟我受委屈。基友开开心心的回答。

  紧接着她的还是小孩子模样的雪女从门外飞进来,眼睛平静幽深,却眼神纯净好奇的盯着我看,大概这个孩子很少见到别的阴阳师。

  她身后跟着一个软软的孩子,走路还稚气的很。白狩衣,严肃的小脸蛋上一双蓝眼睛,金头发简直把我给闪瞎。自带金光!自带背景音!自带崇拜光环!

  基友抱起那个仿佛浑身都金灿灿的快要闪瞎我的孩子往我面前一放。
 
  就是他啦,好像叫大天狗是吧?

  SSR,输出,雄性。我脑子里只剩下这三个关键词

  呵,从我的寮里,滚出去。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说不当说,

  我现在不认她还来得及吗?

评论(18)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