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柠凯柠】夕见

爬墙使我快乐

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


她是我鬓边的白玫瑰

她是我梦里的爱丽丝

她如同飞鸟在我心间

安莉洁在尖子班,和凯莉隔了两层楼。



她每天下课就下到三楼去,站在(3)班窗外踮着脚尖,从一堆群魔乱舞的人影和滚动的笑声与说话声中寻找凯莉。



安莉洁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心里显眼的黑色长直发。凯莉坐在桌子上说话,漫不经心捻着一根草莓口味棒棒糖,男男女女围着她大声谈笑。像是玫瑰与侍从拥着白色女皇。



凯莉看见她了,小魔女跳下桌子噔噔跑出来抓她的手臂,拥抱她,安莉洁掩人耳目的蹭了一下凯莉柔软的面颊。





我们刚刚上课时有人玩手机被抓了,蠢货



怎么被抓的?我刚上的是物理,真不是人学的



玩游戏连音效都不会关。历史老师那个老头脸都青了



雷狮上课也在后面玩游戏,安迷修那个说一套做一套的天天给他打掩护。你换了新指甲油?



樱花粉,好不好看?



比上次的灰豆绿好看,要上课了,我要回去了





凯莉抓紧了安莉洁的衣角。是什么课,我下节是地理,老师神神叨叨的。



数学,老师超严厉的。安莉洁说,她在裙子口袋里摸来摸去,终于摸到了上节课同桌给的一颗糖。草莓味,凯莉特别喜欢。



她拿出来按在凯莉的软软的手心里,说,你上课玩手机收敛一点,我听说最近年级主任抓得很严。



你回去上课吧







安莉洁迟疑了一下,抱了一下凯莉,踩着上课铃声匆匆忙忙又爬回五楼,赶在数学老师之前进班。





安莉洁的户外活动课和信息课都在下午,提前下课回教室时她跟在班级大部队后面,前面是拿着单词本时刻不忘学习的好学生格瑞。



学生叽叽喳喳的走到三楼,安莉洁偷偷落后一大截,猫着腰轻手轻脚溜到(3)班后门,凯莉就坐在那里,门边。



凯莉正在玩翻绳,椅子一晃一晃的。头发因为热盘了起来,干净优雅,露出花茎般的脖颈。她穿了一条黑色连衣裙,泡泡袖,胸前打了白色蝴蝶结。



闷热的天气,外面哪哪都是晃眼的白光,树叶焦干发亮。讲台上的老师讲得气若游丝,安莉洁一身都是汗,扯了一下凯莉的袖子。



凯莉冷不丁被拽了一下,回头望。安莉洁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拈出几颗糖来放进凯莉手心。



你怎么过来啦?凯莉做了个口型



提前下课。



她握着凯莉柔软的手腕,女孩的手指纤细干净。她把糖一颗一颗仔细地码好在凯莉掌心,最后拍拍凯莉的手腕



好像是什么心灵感应一样,她们在无声中互相私语,突然得到了对方温软的心意。午后阳光亮得发烫,她们互相看看,笑了起来。



安莉洁打了个手势,又猫着腰溜回楼梯口。气定神闲的上五楼回教室,仿佛刚刚不过去洗了个手。





因为安莉洁在尖子班,课业不知道比凯莉繁重了几倍。等安莉洁做完作业整理好试卷,下楼时天色都已经半暗了。



凯莉坐在班里等她,空荡荡的教室里流淌进温暖的橘色夕光,天际的云浪翻涌。凯莉的手指在手机上点得飞快,让人无端想起飞鸟掠过水面的轻盈。安莉洁知道她不过是在看小说罢了。



凯莉抬起头来看见门口的安莉洁,收好手机拎起黑色小包扑过来抱住安莉洁。



好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



她们手牵着手走过昏黄的天光之下,晚霞慢慢地被黑暗吞没,天地温柔。





学校里只剩下零星的几人,这个时候她们才敢光明正大的牵手,肌肤暖热的气息贴近彼此,小心翼翼的、试探的触碰。像是花朵触碰露水,白云触碰天光,雨水拥抱大地。



她们将在一个岔路口分开,但是凯莉仍然会和安莉洁再多走一段路,再多这么五分钟的时间。





安莉洁有时会混进学生会会议室,抱着试卷坐在最后一排鱼目混珠,看着凯莉指点江山,和她偶尔垂下来的、蝴蝶般的眼睫毛。



她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远远地望着凯莉,安和的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认认真真地看小魔女趾高气扬地指点江山,像一只猫,像轻快的鸟叫和丰润的花香。



凯莉会来检查班级校牌佩戴,手指不动声色地拂过安莉洁的桌子,留下手心里藏着的一个小纸团和一颗柠檬糖。



大多数时候安莉洁展开小纸团只能得到一个凯莉自制的小表情冲她吐舌头。



安莉洁的笔盒里有很多,一张张展平了叠在一个小角落里。





……



下午第二节下课时凯莉上来找她,凯莉找人可不像安莉洁小老鼠一样探头探脑地东张西望。



小魔女靠在门框上,小腿修长得像森林里的小鹿。她把头发扎起了一个高马尾,抬着尖尖的下巴审视每一个出门的学生,不是安莉洁就挥手放行。



安莉洁被后桌的安迷修拍醒,匆匆忙忙地跑出来清理掉这个交通障碍物。





凯莉拉她到楼梯间,把手上提着的礼物袋给她。安莉洁抱过去,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又不好意思。



凯莉笑起来。



我挑了一天,来不及想什么浪漫的方案了。情人节快乐。



她伸出手拿出袋子里的贺卡,亲亲它又放回去。安莉洁拿起来。



她们不敢在这里亲吻,不敢拥抱,不敢牵手,不敢说我爱你,不敢像任何这一天里的情侣一样。



她们背着所有人恋爱,小心翼翼,在无数的人来人往里触碰彼此的手背。



安莉洁捏着贺卡,贴在嘴唇上,就像她们在接吻一样。





她是我花园里的夜莺,



她是刺破我胸膛的玫瑰。



我看见她从遥远的北国而来,跨越白色荒原伸出手来拥抱我。



她是我唇间的百合花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