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安雷】龙,龙

龙安×龙骑雷

架空魔法世界

半夜摸鱼总是这么没逻辑又智障

————————————————————————————



黄昏总是有着一些模糊的暧昧,像是暖橙色的酒液,恍惚的迷醉,涣散。



雷狮手一撑摇摇欲坠的栏杆翻身跳下来,地上腾起小片细弱的粉尘。



这片区域在地图里被划为了无人区。雷狮大步踏过焦黑的泥土,到处是断裂的墙壁和破碎的房,碎石块里还隐约露出已经看不出样子的花色布料。



没有风,也没有虫鸣和鸟叫,只有一层层森绿的青苔爬上废墟,一棵柔黄的小花从坍塌的墙壁下冒出头来,像是最后的墓碑。



这是连神都不会到达的地方,时间都被静止。不论是被火浪滚过的土地还是被撞碎的建筑,都停留在了城破的那一天。





十年前他还到过这里,骑在一头银白的小马上,跟在父亲身后巡视领地。



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于大街小巷,震耳的吆喝声绵延不断,穿竹青长裙的女人在柜台前擦弄青铜座饰,两个年纪小的女孩子穿着黑色洋装,抱着苍兰花边走边嘻嘻打闹。



热闹,繁华,喧嚣的人类都市。





……龙毁灭了这一切



像是森林般墨绿的巨龙,它的龙鳞无坚不摧,它的身躯长如河流,冷光在它镜子般的鳞片上流动,眼睛绿如湖泊。它喷着带着火焰的鼻息,展开的翅膀能盖住一半的天空。某一天它降落到这个城市,带来了赤红色的无边地狱。



那是时隔三百多年龙第一次现世,在最初现身带来灾祸后这条龙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近大陆上有传闻说那头墨绿色的龙又重新出现。雷狮正是到这里来碰碰运气。



雷狮是个龙骑士,准确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龙骑士。



但是用雷狮的话说就是龙族八辈子前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上哪里变一头龙出来。



用龙珠吗?



然而龙骑士所有的能力都是为了龙而生的,每一个龙骑士出生起,就注定了他们要和龙至死不休。没有龙的龙骑士连咸鱼都不如。



雷狮就是这么咸了人生的前十八年。



虽然说雷狮并不认为他咸。恰恰相反,大多数时候他忙着喝酒撸串,完全没有自己是个龙骑士的自觉。



组建臭名远扬的雇佣兵团后,就更加忙着搞事忙得脚不沾地。他坐在篝火旁包扎受伤的小臂,冷冽的风刮得黑暗尖声惨叫。



要龙来干嘛呢?又累又烦,过年还不能当菜加。



而且以后这么大的一条龙,放在天上跟八百倍特效一样,人人奔走相告都知道雷狮来了,那他以暗杀绑架端人老窝做本职的雇佣兵团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但是佩利说:“可是老大你是个龙骑士诶,龙骑士没有龙算什么龙骑士。”



“但我们叫海盗团也没有船。”



“那不一样老大,龙骑士一定要有龙。”佩利认真的反驳,



“海盗团可以没有船,但是没有龙老大你就不能叫龙骑士,龙骑士会把你开除骑士籍的。”



卡米尔表示,自己仿佛听了外星语。是因为自己不是帕洛斯吗?



雷狮当时喝得有点大,看什么都是有点昏茫茫的,佩利的声音时远时近。



他说:



“说得对,佩利。我雷狮就要有条龙。”



卡米尔:???



当然,多年后雷狮恨不得一酒瓶子砸醒当时的自己。



其实雷狮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成为龙骑士,如果翻一下雷家的家谱还是可以看到他不知道几代之前也是有龙骑的,一位在最好的年华,和她的也是世间最后一条龙一同消逝在深渊中的先辈。

现在,龙又重新降临于世间。意味着雷狮咸鱼般的龙骑人生就此画上句号。

他即将拥有一条龙。





现在他要找到这条墨绿色的龙,还要成功签订契约。



没有目标没有指示满大陆瞎跑跑找龙,蠢货都做不出来。雷狮好歹也挂着龙骑的名头,他总要和那些普通的魔法师有一些不一样。



龙骑士对龙的存在有着高度敏锐,甚至可以和龙互相感应彼此,俗称心灵感应。



雷狮对这个称呼表达出了无穷无尽的嫌弃。



但是毫无疑问这是最有效的也是最快捷的方法。




这里是绿龙出现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地点。雷狮来到这里,就是希望能借助龙残余的气息,感应到绿龙的具体地点。



凶悍的高阶生物的气息时隔多年仍威慑着这片土地,四周寂静,只有雷狮清浅的呼吸声。





他闭上眼睛。



平静而暗藏杀机的清冷气息就淹没了雷狮的意识,绿色的薄雾已经很稀薄了,雨后森林一般湿润的绿色,轻薄的在他意识海里盘旋。



柔和的绿色,像是薄荷酒,又像是锋锐的刀风。



他看见绿色平静的表象下连绵起伏的深沉威势,看见薄雾里涌动着的杀意。又看见云雾层层上浮,如同青铜钟悠远的回响。



他看见龙在天空,翱翔在万千云层之上,如同神明冷冷的俯视人间众生。





何其高贵的生物。





雷狮追寻着这股气息,向远处延伸。



他在意识里走得越来越深,慢慢的飘摇……即将要触摸到最终的白光……




……



雷狮猛的睁开眼睛。一股细小的火焰在他脚边喷出。



他左右手飞速一合拉开凝出紫白的电球,轰向这里另一个生物的所在隐藏点!



电闪雷鸣,耀眼的雷光闪起。



电球到人跟前就被长剑击飞到一旁,炸起的烟尘和碎石让那个人不断咳嗽。



雷狮警惕地把右手在身侧随时准备召唤雷神之锤。



烟尘散去,露出一个穿着陈旧的工会斗篷的男人来。因为措手不及而狼狈地用剑挡在身前



这人手持双剑,低低的在粉尘里咳嗽几声,揉了揉脸让自己放松,对雷狮说:



“抱歉……我不知道这里会有人,刚才冒犯了。”



他说的歉意非常。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恳,他把斗篷的兜帽拿下来,露出一头棕毛和一双清凉素明的青绿色的眼睛,脸上刚刚沾得灰一块白一块的。他歉意地微笑说:



  “我是安迷修。”



……



雷狮眯着眼打量安迷修,冷笑一声。



这里除了他这个活物就是一片废墟,他雷狮是长得很像石板还是很像苔藓?



他不是蠢的,感觉得出那道火焰的试探意味。——也能感觉得到火焰里蕴含着的力量。也更加能,感应到面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



而安迷修不动声色后退了一步,他斗篷底下起了一手臂的鸡皮疙瘩。他感觉雷狮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市场上看宠物……不,更想看猪肉的。挑剔又审视的目光,讲不定还在心里指指点点什么的……



……



谁也不会想到想找的东西下一秒就出现在面前。这种好运气不是时时都能有的



而且雷狮这次是撞大运了



原先他意识海里清冷的雾气一点点抽离,以肉眼看不见的方式在安迷修身边汇合,凝聚,回归。





也是就是说,雷狮看着面前傻笑的安迷修。……人型巨龙?







——————————————————————————————————

我发疯,没有世界观的,bug超级多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