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一个短打



他在往下坠。



昔日如臂使指的狂风如同挣脱镣铐的野兽,咆哮着掠过耳际。苍茫的天色,满目都是自己飞扬的黑羽。



冲破风的托举往下坠落的失重感和翅根撕裂的剧痛反而让他的头脑超乎寻常的冷静。他抬起眼注视着上方与自己一起坠落下来的黑影。



妖狐的衣摆被风吹的飞扬起来,直直地随着他一起下坠,仿佛是想投入他的怀里,来一场甜蜜又绝望的殉情。带着血气和阴谋的殉情。



他看着妖狐,想要看出妖狐的脑子里到底藏着什么阴沉黏腻的、漆黑如血的东西



妖狐被风吹得眯起眼,真真正正的眉如墨画。他天生一双骗人的笑眼,眼睛含着温柔的情意,眼尾长而媚,仿佛要扫到鬓角里。他注视着妖狐的眼睛,这双蒙骗自己的眼睛,给他带来灾祸的眼睛。妖狐伸出手来,想要如从前的千百遍一般拥抱他,在高空坠落的时候拥抱他。最美好的感情,最绝望的感情。



妖狐的眼睛里装了这世上最甜美的陷阱,他感觉到耳边妖狐温暖的的吐息,带着愉快的笑意:



“对不起了,大天狗大人。”



“请去死吧。”







下坠。






————————————————————————————————

我有病,可以理解为大狗子好好的和妖狐谈恋爱,结果妖狐是不怀好意来杀他的[毕竟是黑白晴明是对立方嘛]

我流妖狐oo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