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句

杂食党

沉迷小姐姐
容易爬墙/热爱开坑,死拖不填

【狗崽】我掉毛我也很绝望啊

狐狸季节性换毛

深夜突然摸鱼。
不要理我。超级短小。 @闻香识人

又名《脱毛狐与掉毛狗之今天你用生发剂了吗》





01



大天狗在整理被褥时,捻出了几根柔软细长的白毛。



触感从柔顺过度到粗糙,最后的尖尖还有点扎手,他迎着光打量这几根仿佛透明的毛。



  ……好像是狐狸尾巴毛。





屋檐的冰凌早已融化,窗下还残存大片的水迹和恋恋不舍的碎雪,朦胧的绿意从地下氤氲出来,亲吻还带着寒意的微风来诉说自己的欣喜。



原来已是早春时节,最后一场洁白的末雪在昨晚融化。





 
……说起来也到了狐狸换毛的季节了……



大天狗一边想一边又把被子抖开,细细摸索剩余的尾巴 毛整理干净。



掉了好多。



大天狗感觉自己在摸地雷一样,每一寸都要注意,摸着摸着他开始担忧起来:



妖狐会不会秃啊?



妖狐的尾巴很大,但几乎都是蓬松的毛。顺着尾巴根撸下去就会发现毛收起来真的是不大的,尾巴尖是一抹深紫,针毛很长,妖狐炸毛时去摸还会密密的扎手。



尾巴外面一层都是起防湿的粗毛,光泽柔顺但比较粗硬,里面就是厚厚软软的绒毛,大天狗会把手埋进去慢慢的撸毛,像是埋在了一堆甜蜜的棉花糖里。



秃了可就没有这种小娱乐了。



大天狗咂咂嘴。





02



  ……



这两天被褥上的毛更多了,每天早上都能从被子里抓出大把的白毛。而且还有增加的趋势。



每天从白被子里捡白毛很辛苦的啊,毕竟帚神只负责扫地。



大天狗把一把白毛扔进袋子里,微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所以说为什么帚神只负责扫地?





 
寮里的式神都是分批出门打本的。早上打什么带哪个哪个,下午又打什么另外带哪个哪个。



妖狐早上都要和阿爸去打石距,拍拍尾巴头也不回的出门了。留下一堆尾巴毛给早上没活干的大天狗收拾去。



有时候大天狗捡毛捡到心情郁躁,差点崩人设。



毕竟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只有这堆毛。



大天狗深吸了一口气安慰自己。



掉毛多也没关系,妖狐秃了我也心悦于他。


03



……



一个星期后大天狗就撑不住了,每天早上抖被子都能抖出鹅毛大雪的特效来。



而且春日的暖意越来越浓郁,温软水润的春意熏得妖昏 昏欲睡。



妖狐最近就喜欢在下午时一片明亮喧闹的春光里,任由窗外鸟雀吱呀,蜷在被子里小睡一场。



问题是这小祖宗睡起来就自己神清气爽的甩尾巴去玩了。大天狗打了一下午的大蛇麒麟回来还要面对又变得一片狼藉的被褥头疼。



……晚上睡前又要捡一个小时的毛。大天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觉得必须要和妖狐谈一谈了。



但是大天狗看起来像是一言不合就请人喝茶教育的教务处形象,其实他通常都是直接灌输大义之道从来不沟通。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和妖狐开口。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04



大天狗纠结了一整天,最后败给了脱毛势力。



 
在晚上勤勤恳恳又捡了一袋子的尾巴毛后,把袋子扔给在门外的帚神,然后把趴在他腿上眯眼休憩的妖狐提溜起来摆好。



妖狐茫然的甩了两下尾巴,又挥出白茫茫的几片雪。大天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妖狐,吾认为这件事情必须要解决一下了?你掉毛是不是有点多?”



“什么?”



“……吾说,你这段时间掉毛太多了,房间里都是你的毛,很难清理。你要不要去问一下晴明有什么咒语能解决吗?”





“……大天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对着你的翅膀说话,好吗?





————————————————————————————————————————

半夜三更逻辑混乱,语句不通。
不要打我

评论(8)

热度(119)